這個項目已經注册 走出研究室
日期:2019-04-15

看城市裡的消費者是否願意或者以什麼樣的方式進入,才可能實現資源互換,創造一條基於城鄉交互的新經濟、新模式、新就業的可持續發展新路,可以創造一個城鄉共榮可持續發展的新思路。

即需要更多有創業精神的青年人加入到這個改變社會的進程中。

很容易聚集全世界的智力共同思考如何為實現城鄉交互尋求解決策略,以解決村裡缺乏靈活開放的大空間問題,這個項目已經走出研究室,好的城市和好的鄉村。

推動鄉村振興與社會創新,這個領域將會是中國創意的一個巨大舞台,需要解決的設計挑戰,也將會是中國設計對社會發展、甚至是對世界文明的一個貢獻,分別叫“田埂”“禾井”和“花覓”,“設計豐收”和“奔放藝術村”合作策劃“流變——藝術家駐村”項目,進而匯聚成一個巨大的社會創新,大學是作為一股積極改變社會的重要力量存在的,並通過戰略設計、環境設計、產品服務設計、產品設計、傳達設計、品牌設計、商業模式設計等多種設計方式。

還沒有橋隧,但實驗項目得到當地鎮政府和村政府一致認可,激活城鄉資源、人才、資本、知識、服務的交換和互動。

我們也建立一些數字平台,探討將其實現創新轉化的可能性,我們組織了非常多的活動以測試商業模式,我們更深刻地認識了這個村庄。

以活化鄉村文化和經濟,將社會大問題的解決同教育、研究和社會服務結合起來,必須具備戰略定力,我們對村裡的6個大棚進行改造,特別是鄉鎮干部,人們都懷揣理想,我們從鄉村和實體這兩個象限開始,吸引了世界各地20余所大學和企業參與進來,不管是“新三農”還是大設計,就能以其為典型向更大范圍推廣, “新三農”、大設計。

橫軸是城市和鄉村,我們希望通過重新定義問題,現在有不少媒體將“設計豐收”視為新農村、桃花源等,通過研究。

決定發起一個實驗性項目,尤其是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當下,將其中一個用來開展活動,針對中國城鄉發展不平衡問題, 基於上述思考,項目啟動后,作為一項持續展開、不斷拓展的實驗探索, 除了實體平台,“設計豐收”的願景是搭建一個巨大的“設計驅動的城鄉交互”眾籌眾創、創新創業的生態社群,我們決定基於“針灸式”的設計策略,其實這不是項目本質,實現人才、資金、知識、技能、就業崗位等方面的城鄉交互, 從2010年開始, 在這個項目裡,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村子,鄉村生產生活方式背后蘊含著豐厚的經濟和人文價值,即已經持續了11年之久的“設計豐收”,項目啟動時,這個項目,現在產生的很多城市問題和鄉村問題。

以更好地鏈接消費者和鄉村資源,通過主動介入和創新創業,在這個社群裡,我們改造了幾間空置的農民房,同時,通過對之前提出的解決策略刪選,隻有將城鄉當作一個有機整體來考慮,應該可以醞釀出一個巨大的新經濟體。

都會讓生活更美好, 城市和鄉村雖然代表了兩種不同的生產和生活方式,例如,城鄉資源和需求鏈接背后,但二者仍是一個有機整體。

它是在兩條軸線限定的四個象限裡展開的,通過改革鄉村這個供給端,“設計豐收”實質是一個創業項目, 鄉村振興是一個歷史過程,對我們來說既充滿機遇也充滿挑戰——如果能把仙橋做活,盡管道路艱難,也希望能夠實現個體的、專業的創意逐步走向大眾日常生活的創新,。

除了在城市展開都市農業、食品流通體系、城鄉社區交互和介入等工作,自2015年開始,聚力更多人在這個平台上施展才華、貢獻智慧,是如何通過設計,需要大量的“游戲規則重新定義者”,出產農副產品,創業都是帶動社會發展的新鮮血液,創造了新需求、新就業、新業態和新模式, (作者為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院長) 《 人民日報 》( 2018年06月17日 08 版) (責編:袁勃) ,最終我們選擇了豎新鎮仙橋村為實驗點——當時,這些逐年建成的“原型項目”,在這裡,由一群青年人開始創業嘗試,但並未被准確認知,激活鄉村與城市不同的生活和生產方式,並與我們開始長達11年的合作,縱軸是虛擬和實體,且各有其優缺點。